我逛了三家无人便利店,发现它连你买走的是什么都搞不清楚

  连商品都无法准确识别,谈什么扩张和盈利呢?

  贰零壹陆 年,在 Amazon 亚马逊宣布要做无人便利店后,无人便利店立即成为资本追捧了新风口。

  相比远在美国的 Amazon Go,和阿里、京东等巨头们还在试运营的无人便利店,贰零壹陆 年就入场的缤果盒子早已正式投入市场。根据媒体报道,现在缤果盒子已经在全国开出了 伍零零 多家店面。在目前阶段,它理应是大众最容易接触到的无人便利店服务了。

  缤果盒子,这是一家 贰肆 小时无人便利店。店面不设店员,消费者可以通过微信扫码,或者下载 App 来完成购物流程。消费者选定好商品后,自己去到收银台,用识别系统扫描商品,最后再扫描二维码进行付款。

  它号称虽“无人值守但万物一失” —— 消费者在扫描进门那刻就已被记录身份,如果拿了东西不付钱就离开便利店,缤果盒子会在后续进行追讨。

  贰零壹捌 年最后这几天,读书人小粒我奔波在北京城中的 叁 家缤果盒子,以身试法测了一测这家无人便利店。

  家住三里屯的小粒我打开了缤果盒子小程序,显示,最近的一家无人便利店位于国贸三期 B 座 叁壹 楼 —— 世界五百强壳牌的办公室。

  在壳牌办公室意味着什么?

  意味着我极有可能进不去,毕竟 贰零零 人不到的创业公司都有门禁,世界五百强哪能放外人进去。但鉴于小程序上看不到除了“附近的盒子”外的其他推荐店面,我还是决定去试一试。

  到了国贸三期,登记了身份证领了门卡上楼,毫无意外的被拦在了 叁壹 楼的壳牌门禁外。

  加班的壳牌员工 A 先生告诉我,缤果盒子就在办公室里面,没有壳牌工卡的我是不可能进门买东西的。我辗转回到 叁零 楼的壳牌前台,保安告诉我,这个缤果盒子平时只供给壳牌员工使用,一般人没有卡根本进不来办公室,更不可能进到盒子里买东西。

 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,这是个特供给壳牌员工的无人便利店 《小粒探索缤果盒子之旅》之一,最终连样子都见不到就结束了。

  泄气的我只好下载了缤果盒子 App,寻找其他目标。

  App 上没有直接展示北京城的所有店面,在首页给我推荐的“你身边的盒子”依旧是壳牌办公室里头的。我研究了许久,终于发现在“地图搜周边”里可以点开当前城市的所有盒子定位,全都直观展现在地图上,没有具体地名。

  我只好瞎戳了一个点,选中了东城区忠实里四巷这家。

  忠实里四巷这家采用的是 RFID 电子标签技术,即在商品上贴上标签,用户自行将商品放到识别区,系统会识别标签生成结算二维码,用户扫码支付。简单来说,就是原由店员结算的行为,交给了消费者自己。这是现在大部分无人便利店正在使用的技术,也是缤果盒子使用的“旧”技术。

  这个技术已经相当成熟,购物过程基本不会发生意外。大家只要注意把标签这张纸摊开,给机器扫得到就行。

  我偶遇了正在打扫为生的缤果盒子业务员。他告诉我,他一天大概跑 伍-陆 家店,打扫卫生和铺货点货,每家店根据缺货情况要花半小时到一小时不等。

  我拿了一瓶水,扫码贴在门口的“无购货出门”二维码,顺利出门。没有响起警报,账号里也没有出现账单。从小遵纪守法的小粒,在门口踱步了一会儿,又折回去把这瓶水郑重地放回原位了。

 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,缤果盒子为小偷设置了 叁 道关卡:

  第一,是未被消磁的 RFID 标签当有人拿出门之后,后台的管理人员就会通过推送提醒付款;第二,是通过人脸识别的摄像头可以对一些基础动作识别,一旦用户在破坏商品、撕毁标签,摄像头会把图像截取下来;最后,是通过智能弹库,可以给到前端理货员盘货建议,主要盯梢这些物品以防偷盗。

  这跟安排店员盯梢的差别不大。

  最新的缤果盒子采用了新系统“小范FAN AI”,它涵盖了图像识别结算、动态货架、人工智能后台方案。使用了这套技术的盒子已经逐步投向市场,我第 叁 个探索目标,就使用了这套技术。

  这个盒子坐落在尚 捌 北京设计园区内,在品玩 PingWest 公司门口。

  官方表示,新技术中的图像识别收银系统 BingoBox Mini,基于成熟的图像识别技术,大小约等于普通烤箱,通过它可以实现快速无人化自助收银。

  我进去就拿起旺旺牛奶,放进了这个 BingoBox Mini 中。屏幕显示:旺仔牛奶原味 + LG 睿嫣舒盈香水洗发水,共 贰 件,合计 ¥伍肆.零零。

  奔波了大半天的我口渴极了。立刻放弃旺旺牛奶,换了一瓶维他柠檬茶。屏幕显示:维他柠檬茶饮料 叁壹零ml 罐 + LG 睿嫣舒盈香水洗发水,共 贰 件,合计 ¥伍肆.零零。

  换做平时我已经爆粗了,但是这篇文章毕竟是要对外公开的,我在这里就忍住了。我来回踱步,我想,我倒是想看看,这个一直妨碍我付款的洗发水到底是什么玩意。

  就这占地 壹零 平方米的小地方,还能有什么是我不能一眼看穿的,我的结论是,这里唯一一种还还在货架上的洗发水就是海飞丝,没了。

  我再拿了一瓶农夫山泉水溶 C,共 壹 件,合计 ¥伍.零零。成功结账。

  接下来我就开始做实验了。

  我试着放 贰 件产品,农夫山泉水溶 C + 趣多多。屏幕显示:农夫山泉水溶 C,共 壹 件,合计 ¥伍.零零。

  我想旺仔牛奶的失败会不会是因为摆放的角度不对,我应该平放。我平放试试。屏幕显示:旺仔牛奶 + 郡是 Gunze 天鹅绒连裤袜,共 贰 件,合计 ¥肆零.零零。

  这连裤袜到底是什么东西???倦了。

  我拿起旺仔牛奶,直接离开了缤果盒子。

  在寒风中我静候了 伍 分钟,也没见得 App 上出现付款信息/未完成订单的。由于前头出现的问题太多,我实在担心读书人的假偷,会变成真偷。我认怂,只拎着这管牛奶,在外头溜达了一会儿,就放回去了。

  缤果盒子项目已经成立近 叁 年了。它在 贰零壹柒 年 陆 月拿下了来自 GGV 纪源资本领投的超 壹 亿人民币 A 轮融资,紧接着在 贰零壹捌 年 壹 月拿下复星集团领投的 捌零零零 万美元 B 轮融资。

  这两年,缤果盒子在全国已经开设了 伍零零 多家店面,CEO 陈子林认为这个速度还不够快。“这两年我们将精力放在开发 AI 系统、人员培训等方面,现在我们已经准备好加速扩张了。”

  缤果盒子无人便利店开店速度的确可以靠资本铺量来大幅度提升,但最基础的技术问题还尚未解决,连商品都无法准确识别,谈什么扩张和盈利呢?

  “改革开放四十周年”系列报道专辑(点击图片阅读文章内容)

扫一扫手机访问

发表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